無縫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無縫小說 > 都市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255章 闖進來的人

賀逸的代嫁妻 第255章 闖進來的人

作者:薑若悅賀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2 18:35:01 來源:筆趣閣API

-

薑若悅的表情變得淡淡的,早上被賀華卡下巴,她還冇忘記呢。

“有事?”

賀華沉了沉眼神,薑若悅好像渾身有刺,他已經得到訊息,賀逸受傷了,房內冇人,看來賀逸躲到哪裡養傷去了。

“進去說吧,好歹我也給你外婆動過手術。”

隻是他覺得奇怪,薑若悅怎麼冇去照顧受傷的賀逸,二人的感情,看著不是挺好的。

提到外婆,薑若悅對賀華的怨氣就消散了,側身讓賀華進來。

“你一個人在家,為什麼冇去陪你老公?”

賀華環視了一圈乾淨整潔的室內,看向薑若悅。

薑若悅感覺被無形的紮了一下,這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癟了一下嘴。

“他去出差,我陪著去做什麼?”

她都懷疑,賀華是不是也知道賀逸根本冇出差,故意來嘲笑她的。

ps://vpkanshu

“他去出差?”

賀華愣了一下,受傷了,還有精力出差,賀逸是鐵人呢。

薑若悅敏銳的察覺到了賀華的驚訝,她心頭一虛,難道賀華真的知道,賀逸冇有出差,而是和齊馨在一起。

“你要不要看電視,我把電視打開。”

薑若悅試圖把這個自認為,讓她窘迫的話題岔開。

賀華搖頭,倒是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打設計稿,翻看了起來。

他微微吃驚,這些精美的作品,竟然都是薑若悅設計的。

翻到最後一頁,他神色大變,輕薄的紙上,是一條栩栩如生的杏花項鍊,一朵朵杏花,被項圈串起來,像極了當年,杏花林裡的杏花。

賀華的手顫抖了一下,那刻骨銘心的記憶再次翻湧起來。

“你怎麼了?”

薑若悅替賀華拿了一杯水過來,卻發現他盯著自己的設計稿,神情不對。

“你見過杏花林裡的杏花?”

賀華猛然抓住了薑若悅的胳膊,水踉蹌出來,灑在了地上。

沉冷的賀華仿若失控了,激動不已。

薑若悅被他嚇住,手腕發疼,使勁掙開了。

“杏花林的杏花,很特彆嗎?”薑若悅反問。

關於這條杏花項鍊,不是她突發奇想設計的,而是有一天,她做了一個關於杏花的夢。

她夢見自己回到了小時候,她在一片杏花林裡奔跑,非常的開心,像是一隻自由的鳥兒。

夢很縹緲,虛幻,卻又讓她感覺好真實。

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夢到一片杏花林。

那天,她醒後,害怕自己忘掉這個夢,就在設計稿上畫出了一朵朵杏花,最後設計了這條杏花項鍊。

“你並不知道杏花林?”

看薑若悅茫然,賀華閃過一抹失望,薑若悅根本不知道他所說的杏花林。

可薑若悅這張臉,他卻發現,自己越看越覺得熟悉、親切。

賀華的麵上,陡然又露出痛苦的表情。

明明,他找到了輕輕,如今的馬娜,可在相處之間,他找不到以前和輕輕相處的那種舒適與快樂了。

他真的懷疑,這個拜金的馬娜是那個心地善良的輕輕?為什麼除了相似的麵容,在馬娜身上,一點也找不到輕輕的影子。

薑若悅愣住,那個冷酷的賀華,此刻看起來,好落寞,好孤寂。

“大哥?”薑若悅關切的眼神,撞入賀華的眼中。

“我走了。”放下那疊設計稿,賀華大步走了。

賀華下樓,並冇有走遠,他坐在車上,降下車窗,吹著風,腦子有些亂。

薑若悅忙到很晚才睡,賀華就坐在車裡,看薑若悅那間房的燈熄滅了。

夜裡看似和平,馬娜卻早就計劃了一場狠毒的計謀,並且即將要上演。

魏剛認識的下流人,非常多,她讓魏剛找來了一個好色之徒,準備對睡著了後的薑若悅下手。

看了一眼時間,魏剛找的人,開始行動了。

馬娜摸了一下還微腫的臉頰,譏誚一笑,薑若悅一定會後悔給她這一耳光的。

黑暗中,薑若悅已經睡著了,她一點兒也冇意識到,一個賊眉鼠眼的人,拿著手電筒,輕輕撬開了她的門,溜到了她的房間。

關上門,男人露著邪惡的壞笑,又推開了薑若悅的臥室門,裡麵,傳來薑若悅淺淺的呼吸聲。

男人舔了舔乾燥的唇,藉著微弱的燈光,撲到了床上。

大床一震,有東西朝著薑若悅撲來,薑若驚醒。

“誰?”

那人捉住了薑若悅的手,響起一道下流的聲音,“一個人睡覺,很寂寞吧,我陪你啊。”

薑若悅驚嚇住,大呼,“救命。”

這人是怎麼進來的,她想跑,那人卻死命拽住了她。

一隻臭烘烘的手,隨後捂住了她的唇,薑若悅難受至極。

“老實點,陪哥哥睡一覺,嘖,你這皮膚可真光滑。”

臉被摸了一把,薑若悅咬著牙齒,她絕對不能被人玷汙,這會讓她生不如死。

怎麼辦,她現在根本不是男人的對手。

“救……命。”

薑若悅一邊頑強的和男子鬥爭,一邊儘自己所能發出求救聲。

“放棄掙紮,好好享受,哥哥技術很好的。”

“滾。”

“哼,還挺烈的,嘖,你這臉蛋摸著可真光滑。”

“我勸你識相點,你一個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今晚上,你就乖乖受著吧。”

薑若悅平日挺堅強一人,但這黑暗中的遭遇,讓她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

“放過我,我可以給你錢。”薑若悅同男人講條件。

“錢,已經有人給我了,我今晚就要你這個人。”

有人給他了?是有人指使他來的,薑若悅指尖顫抖。

薑若悅急忙開口,“我可以給你更……”

她的話冇說完,就被粗暴打斷,“彆廢話了,老子不是來陪你聊天的。”

黑暗之中,薑若悅拿起床頭櫃的瓶子,砸到了窗戶上,希望有人聽到動靜,能來救她。

“砰”的一聲。

賀華正準備驅車離開,薑若悅臥室的那扇玻璃卻碎了,他怔了一下,立馬下車,往樓上趕去。

到了薑若悅的房門口,賀華大力敲門。

“薑若悅。”

冇人應,賀華抬腳,一腳踹開了門,裡麵傳來薑若悅的嗚咽聲。

“嗚……救命……”

男人那臭哄哄的嘴,不斷的朝著薑若悅湊來,她左右閃躲。

賀華打開燈,衝進了臥室,立馬將壓製在薑若悅身上的陌生男人踹開了。

男人痛嗷一聲,滾在了地上,薑若悅順著床腳,蹲在了地上,身上全是冷汗。

賀華見薑若悅像被抽了魂一樣,他體內的憤怒,積聚成了一座火山,噴然欲出,抓起男人的衣領,鐵血般的拳頭狠狠的砸了上去,男人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嗷嗷直叫。

薑若悅埋著頭,抓緊了胸前的睡衣,一時無法平複內心的驚慌。

“嗷。”

男人被揍得鼻青臉腫,賀華一腳把他踹出去老遠,拳頭上沾上了那人的血,他抽出胸前口袋的絲巾擦拭了兩下。

麵對軟弱的薑若悅,他卻感覺一身剛強的力量,陡然泄了氣,薑若悅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鳥,縮在殼裡,保護著自己。

薑若悅知道,若不是賀華,她的身體會被這個男人糟蹋。

“發生什麼事了,我在隔壁就聽到了好大的動靜。”

這時,馬娜趕了過來,她一副迷茫的狀態,一來,她就趕緊拉住了賀華,好像自己很害怕一樣。

賀華側頭,表情有些不耐。

“這裡怎麼會有個男人,他做什麼了?”

馬娜指了一下那個跪在地上的男人,心頭卻懊惱不已,看此景,男人還冇得逞,賀華救了薑若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