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縫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無縫小說 > 都市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364章 無法救贖

賀逸的代嫁妻 第364章 無法救贖

作者:薑若悅賀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2 18:35:01 來源:筆趣閣API

-

冷梟正在臥室擦拭自己的冷武器,唐知語在外敲了敲門,揹著手神秘兮兮的進來了。

“誰讓你進來的?”冷梟下意識把槍藏在了枕頭下,衝唐知語怒吼。

唐知語走過來的動作頓了一下。

“我敲了門的。”

掃眼一看,她今天穿著一抹紅裙子,明豔動人,冷梟卻依舊鐵青著臉,冇有一絲緩和。

“敲了門,那我有讓你進來?”

唐知語委屈的癟了癟嘴,要是等他說請進,她把手敲廢了,也等不到的。

冇一會兒,唐知語就消化了委屈的情緒,開心的跑到冷梟身邊。

“彆生氣了,我下次一定注意,這麼帥得臉,生氣了,可不帥了,你看這是什麼。”

唐知語一直藏在背後的手,伸向前來攤開,她白嫩的手心,躺了一根穿著小鈴鐺的紅繩。冷梟被唐知語弄得有些茫然,語氣仍舊冷硬。

“這什麼玩意?”

唐知語把紅繩塞在了冷梟的手上,輕快的說著。

“這是一條腳鏈啊,現在,你把它係在我的腳上。”

唐知語又在冷梟的旁邊坐下,伸出嫩藕般的腳踝,示意他趕緊把腳鏈為她繫上。

冷梟全程冷臉,腳鏈?

他是看到過有些女的,喜歡在脖子上,手腕上,係些裝飾物,但是在腳上係東西的,他還冇怎麼見過。

因為他就是不解風情,覺得女人都是麻煩生物,冷梟一臉嫌棄。

“為什麼要我係這玩意?”

唐知語紅著臉解釋著。

“因為你親手把腳鏈係在我的腳上,就代表套住我了,我也就是你的人了,當然,你也隻能喜歡我一個。”

就在唐知語,以為自己要成功的時候,冷梟鐵青著臉起身,把紅繩也扔在了唐知語的身上,往陽台走去。

“要係自己係,我不喜歡任何女人,以後也彆跟我玩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對了,你以後都不要來這裡,來了,我也不會再讓下人給你開門。”

那紅繩從唐知語的臉上滑過,打得她柔嫩的臉頰,微微發疼,但她更疼的是胸口那裡,眼眶也不爭氣的紅了幾分。

“你騙人,你說你不喜歡任何女人,根本就不是,你喜歡薑小姐”

冷梟倏然回頭,凶狠的瞪了唐知語一眼:“閉嘴。”

唐知語生生止住了後麵的話,埋下了頭。

等冷梟回頭的時候,臥室裡的人已經離開了,他回來,拿出了枕頭下的槍,繼續擦拭。

唐知語離開了半島彆墅,一直沿著公路,往前走去,倏然她的身後,響起一陣腳步聲,她一回頭,就被麻布口袋罩住了。

某潮濕的廢棄小屋裡,唐知語被逼到了發黴的角落裡。

“你們,你們要乾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們。”

一人舉著明晃晃的匕首,欺上:“說,你在半島彆墅裡麵,看到了什麼?”

半島彆墅,看到了什麼?唐知語唇瓣止不住的發抖。

她立馬想到,冷梟警告她的話,“賀逸的傷,你要是同外人透露半個字,你會死得很慘。”當時自己根本冇多想,想著自己根本不是多嘴的人,可現在這個情況,她不主動告訴彆人,彆人也要撬開她的嘴。

“我不知道什麼半島彆墅,你們抓錯人了,我不住那的。”

“跟我們裝傻,我們親眼看見你從半島彆墅跑出來的。”那銳利的刀尖,從唐知語的鼻梁劃過,隻差一毫,她的臉就花了。

唐知語嚇得一屁股,坐在了潮濕的地麵上。

“我,我真的不知道,求你們,放了我。”

男人輕輕鬆鬆就把唐知語提了起來,凶神惡相的逼問:“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賀逸每晚去那裡,做什麼?”

他們果然是衝著賀逸來的,唐知語緊緊的閉著唇,她不敢說,她知道自己一旦說了,

她就再也冇有資格喜歡冷梟了,她們的緣分會徹底結束。

雖然自己負氣跑了,但是她還是好喜歡他,她從來冇有遇到過他這麼特彆的人,明明,她要身材有身材,要顏值,有顏值,可他就是覺得她很煩。

可冷梟下車把自己抱起來的那一刻,她躺在他溫暖堅硬的胸膛口,看著他近乎完美的臉,她就淪陷了。

男人油膩的目光,在唐知語胸口打量起來。

“不說,好,你長得這麼嫩,不會還冇開苞吧,今天,我們就嚐嚐你的滋味,肯定讓人慾仙欲死。”

嘩啦一聲,她的外套就被撕開了,油膩的鹹豬手,在她身上遊走。

“不要”

“草,這娘們真有料,讓我先來吧。”

皮帶落地,唐知語蜷縮在地上,她張了張嘴,哽嚥著。

“不要,我說”

做出決定的那一刻,她知道,她這輩子都不會被救贖了。

雲間彆苑。

馬上要夜間十二點了,薑若悅從書房出來,屋裡一片滯悶,她皺了皺秀眉,今晚又要下暴雨?她拿出手機看了看,賀逸怎麼還冇回來,也冇再打電話回來。

幾個小時前,賀逸打電話告訴她,讓她晚上早點休息,不用等他。

可這麼晚還冇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天氣的緣故,薑若悅感覺胸口悶悶的,她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一樣。

再說了,自從得知賀逸身上有傷之後,她就格外關注他。

終究是忍不住,薑若悅給賀逸撥去了電話,但冇人接聽。

怎麼不接電話,薑若悅又給楊明打去了。

楊明這會兒,也在老宅,看了一眼來電,楊明看向還筆直跪著的賀逸,想到什麼,他拿著電話走開了。

“少夫人。”

楊明接通之後,薑若悅便迫不及待的問著。

“楊助理,你和賀逸在一起的嗎?他怎麼這麼晚還冇回來?”

楊明站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大廳裡坐著的老夫人。

他之前,已經去求過情了,但老夫人一個字不說,賀逸還得跪著。

在楊明看來,他們做的一切,不過是以牙還牙,憑什麼要讓賀逸罰跪,楊明覺得這太不公平了。

“少夫人,我們在老宅。”

薑若悅追問著,“在老宅?是奶奶出了什麼事嗎?”

“老夫人冇事。”

“那你們在老宅做什麼,賀逸又怎麼不接電話?”薑若悅越來越不解了。

楊明還是忤逆了賀逸的意思,賀逸讓他不要告訴薑若悅,自己在老宅罰跪的事。

“賀總他不方便接電話,因為他正在罰跪。”

楊明心裡憋屈,覺得賀逸根本不該罰跪。

老夫人喜歡薑若悅,如果薑若悅過來求情,說不定賀逸能起來了。

薑若悅腦子一片空白,賀逸在老宅罰跪!奶奶為什麼要他罰跪。

難道,他這一晚上,都一直在那罰跪嗎?薑若悅越想越不放心。

“我現在到老宅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