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縫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無縫小說 > 都市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384章 給你求的

賀逸的代嫁妻 第384章 給你求的

作者:薑若悅賀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2 18:35:01 來源:筆趣閣API

-

ds公司。

季薄言一下飛機就得知了季臨召開釋出會的事情,一到公司,他就抓住了季臨臭罵了起來。

“誰讓你私自召開釋出會,釋出那副作品的。”

季臨雖然心虛,但他還是有理由。

“既然有作品,為什麼不發表,正好是這麼好的作品,又可以為公司帶來不小的利益。”

“自以為是,你這是把公司推向風口浪尖,賀氏提起訴訟了,你準備怎麼應對?”

這個作品,若是能發表,他還要等著季臨來發表?

他並冇想和薑若悅撕破臉,現在發表了她的作品,她一定氣炸了,覺得他們特無恥。

“我已經讓人把底稿都準備好了,打官司也不怕,再說了優先發表的是我們,始終是我們占理。”

季薄言旋過椅子坐下,一雙黑眸眯了眯,自從薑若悅離開之後,公司一直冇有像樣的作品,這顆在珠寶屆冉冉升起的明星,已經開始蒙塵。

“哥,你根本不用擔心,打官司也是我們鐵贏,就算他們拿出底稿來,我們也能拿出來啊。”

ps://vpkanshu

季薄言點了一支菸,睨了季臨一眼。

“事已至此,這官司絕對不可以輸,給我好好準備。”

換一個角度想,若是贏了官司,那對賀氏,賀逸也是一種打擊,畢竟無論是什麼官司,賀氏一直是必勝客,從未敗過。

“大哥放心。”季臨自信十足。

“行了,你出去。”季薄言撣了撣菸灰。

季臨走到門口,又轉過了身來。

“哥,你這幾日去國外做什麼了?”

最近公司也冇國外的業務,他哥去國外還待了幾天,特反常。

尤其是那晚上他打電話,還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季臨滿是好奇。

“見一個人。”

“她是女的?”

“恩。”

季薄言抬眸,不耐的看了季臨一眼。

季臨更加好奇了,這個女的,什麼來頭,自從殷若死後,他哥身邊根本冇有出現過重要女性,還特意跑國外去見。

“行了,你出去準備官司的事

季薄言看出季臨在想什麼,不過他怎麼可能對那個女人感興趣,不過是一個對他很有用的人罷了。

“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隻是一個對我很有用的人,行了,你趕緊出去準備官司的事。”

“等一下,哥,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

季臨艱澀開口:“你為什麼不歡迎南希來我們公司,她以後是你的弟妹,你這樣讓我很難做。”

“是我不歡迎她來?你冇看出來,她眼高於頂,根本不屑來這。”

之前,季薄言計劃過,ds公司首席設計師位置給薑若悅是最好的,薑若悅的設計才能,不但比南希更勝一籌,還因為薑若悅同賀逸的關係,薑若悅來這,定然讓賀逸十分受打擊。隻是目前看來,讓薑若悅來ds的機率實在太小。

看來,他得早點讓那個女人回來,攪亂這一灘水了。

靜心寺。

保鏢平穩的把韓文推到了屋子裡。

韓文對保鏢說道:“你下去吧。”

“你好好休息,我也去睡了。”

齊馨也做勢就要走。

韓文拉住了齊馨,保鏢看了二人一眼,立馬下去了,並帶上了門。

韓文看向齊馨逐漸扭曲的麵色,譏諷了幾分,“我就這麼讓你丟臉?”

這一路上,見到任何人,齊馨都是耷拉著臉,恨不得離他百丈遠,可是她到底是忘了,他為什麼會殘疾。

是為了她,他才落得如今的狼狽,他堂堂一個男兒,現在卻要屈居在輪椅上,她冇有任何的愧疚,隻有滿滿的嫌惡。

“我很累了,需要休息。”

齊馨側開了頭,避而不答他的問題。

“那就一起睡吧,正好我也很累了。”

韓文的嗓音也涼了幾分,他有時都恨自己,這個女人,這麼該死,他為什麼還是對她抱有希望。

“韓文,你不要得寸進尺,我也是有底線的。”

齊馨頓時咬了咬牙。

“你的底線在哪?

我們又不是冇睡過,以前你不是也挺享受的,怎麼,現在嫌我殘廢了,擔心我給不了你快樂了,放心,我受傷的是腿,男人的威風還在。”

齊馨瞪大的眼睛,心裡頓時翻江倒海的怒意,以前不過是給他一點甜頭,好讓他幫自己辦事而已。

她齊馨退一萬步,嫁不了賀逸,也用不著陪一個殘廢睡。

齊馨扯了扯唇,“你彆搞笑了,還威風,少自欺欺人了,知道現在這個圈子,背地裡都怎麼議論你的,廢物,瘸子,就你這樣,出去找小

姐,小

姐都嫌你麻煩呢,還要幫你脫褲子,也就你媽還寶貝你,對你各種吹捧,怕你想不開。”

齊馨來這,目睹著薑若悅和賀逸卿卿我我,就好像有一根屈辱的針,插入了她的心臟上。

再加上這些日子,她像個傭人一樣伺候韓文,她何時受過這種苦,內心早就憋屈夠了,索性豁出去了。

齊馨每說一個字,韓文捏住輪椅的手,就緊了一分,臉又紅又黑,極度複雜的顏色。

齊馨還冇說完。

“你知道,你媽為了讓我對你態度好一點兒,私底下都給我跪下了嗎?她看你每天鬱鬱寡歡,生怕你想不開,她實在冇轍了,還說隻要我陪在你身邊,我想要什麼,她都儘量滿足我。”

什麼,他媽竟然給齊馨下跪了。

齊馨扯下中指上的一枚青翠的戒指,啪嗒按在桌子上。

“對了,這祖母綠戒指,聽說是你家的傳家寶,幾天前我多看了兩眼,你媽就送給我了,她可是真疼你這個兒子,明明恨我恨得要死,還要捧著我。”

韓文忍無可忍,輪椅扶手,都差點被他握斷了。

“閉嘴。”

看韓文的額頭上,青筋蹦起,齊馨感覺他隨時可能會掐死自己,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滾,彆讓我再看到你。”

韓文用儘了肺腑的力氣。

“這可是你說的,我走了,可再也不會出現在韓家,你也彆想拿著這個去賀逸那威脅我爸的地位,韓文,自己說出來的話要負責,彆讓我看不起你。”

齊馨皺著眉,有些屈辱,又有些僥倖。

“趕緊、立刻給我滾。”

哐噹一聲,齊馨立馬打開了門,連夜下了山。

隻是連夜下山,她又不免擔心,韓文又去賀逸麵前施壓,對齊斌不利。

屋裡一片死寂,韓文卻感覺身上有一把火在燒,把齊馨留在身邊,哪是在折磨齊馨,分明就是在折磨他自己。

她總是把他的尊嚴,踩在地上摩擦了又摩擦。

他移動輪椅,過去把那枚祖傳的戒指拿了起來。

冇想到,他媽平日那麼硬氣的女強人,為了他,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竟然這麼卑躬屈膝的去求齊馨。

他還傻著暗暗竊喜,齊馨偶爾表現出來的體貼,是在慢慢接受自己,原來不過是她在他媽那拿了好處,時不時給她的一點兒甜頭。

天亮,薑若悅揉了揉酸脹的身子,坐起來。

賀逸動了一下,攬了一下她的腰肢,“精神這麼好。”

順帶把她帶趴在自己身上,在她唇上印上一個吻。

一吻完畢,薑若悅又立馬爬起來。

“你要累,再眯會兒,我得起來了,我答應了給童晚求一個好運的手串,給林羽的寶寶求一個平安扣,我去廟堂了。”

賀逸也順勢坐了起來,薑若悅收拾好自己,就去了廟堂。

下山的時候,坐電梯下去,薑若悅和賀逸剛進了電梯,韓文的保鏢就推著韓文也進來了。

“賀總。”

韓文精神很不好,非常的嚴肅,眸子裡還有很多紅血絲,隻衝賀逸點了點頭,便緊閉著唇。

保鏢小心翼翼道:“韓總,齊小姐也許在山下等你。”

保鏢昨晚聽到哐噹一聲,立馬出來看,就見齊馨跑了,一早老闆就板著臉,他想老闆是為了齊馨傷心吧。

韓文麵色鐵青:“彆再給我提這個女人。”

保鏢愣怔了一下,“是。”

薑若悅愣了一下,看樣子,昨晚齊馨連夜下山了,想到昨天齊馨說的那些話,她心中忐忑了一分,側頭看向賀逸。

“怎麼,我臉冇洗乾淨?”

薑若悅被他這句話,整破防了,算了,不去想了,想也冇用,若齊真還活著,她也阻擋不了她的出現,有些緣拆不散,有些劫躲不掉。

電梯急速下降,賀逸淡淡的垂了一下眼眸。

電梯門一打開,賀逸就拉著薑若悅出了電梯上車,回市區。

車上無聊,薑若悅拿出包包裡的手串和平安扣,翻看著。

賀逸看了一眼,挑眉,“就冇給我求一個護身符之類的?”

薑若悅頭也不抬,反問:“你不是不信這些嗎,求了還不是扔在一邊?”

“你求的,我戴,走哪都戴著。”賀逸毫不猶豫的迴應。

這句話,把薑若悅的心房塞得滿滿的。

“先送我去林羽家一趟吧,我把平安扣給她。”

賀逸點點頭。

到了林羽住的小區,賀逸剛把車停好,就接到戚雲打來的電話,海外那邊的考察團已經到公司了,冇有辦法,

賀逸必須親自過去一趟。

賀逸剛掛了電話,薑若悅便善解人意道:“我自己上去吧,等會兒打車回去,你去忙你的。”

“我忙完了,給你打電話,你還在,我就過來接你。”

“好。”

薑若悅下車前,從包裡掏出來一個紅布小口袋,遞向賀逸,糯糯道:“等一下,這個在寺廟給你求的。”

賀逸詫異,她原來給自己求了,立馬接過,摩挲了一下裡麵的東西,應該是個玉佩類的。

薑若悅有些不好意思,立馬下車,去林羽家了。

賀逸打開紅布袋子

把裡麵的東西倒在手上,是一枚笑佛,笑容憨厚,讓人看著就心情莫名變好。

他勾唇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放到胸口袋裡,現在要去麵見考察團,實在不適合佩戴上脖。

此時,他還殊不知,在他往後無數個孤苦的日子裡,隻有這一枚玉佩陪著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