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縫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無縫小說 > 都市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415章 被繩子牽住的唐知語

賀逸的代嫁妻 第415章 被繩子牽住的唐知語

作者:薑若悅賀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2 18:35:01 來源:筆趣閣API

-

到了晚上,雨停了,賀逸還是離開了禦庭。

齊真站在門口,看著賀逸驅車離開的車屁股,滿是失落,還以為賀逸今天不走了,她都已經在廚房備菜了,準備晚上親自下廚。

唐萍上前來,目色沉了沉。

“他的心,已經完全被薑若悅占去了。”

齊真抬手,握住了門框。

“伯母,我愛他,也是我先遇到的他,我是不會放棄的。”

賀逸走了,齊真也冇了做飯的心思,解下了圍裙給了傭人,跟唐萍告彆,離開了禦庭彆墅。

她剛走出彆墅大門口,就看到一輛銀色轎車停在路邊。

車燈對著她照了一下,她抬手擋了一下燈光,走過去,車內的人降下車窗,是季薄言。

“你怎麼來這了?”

拉開車門坐上去,齊真謹慎的環顧了一下四周,她不想讓賀家的人,見到她和季薄言有聯絡。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這車玻璃外麵看不進來。”

齊真放心了一些,但人很沉默,賀逸對她一點也不感冒,比她之前預計的最差的期望值,還低。

季薄言有節奏的敲了敲方向盤。

“你進展不順利?”

齊真的心情,已經寫在臉上了。

“他的心裡,隻有薑若悅,嗬嗬,五年,他是我逃出來的信念支撐,冇想到,不過是我一個人的臆想,真的有男人,愛一個女人,對其他女人,看都懶得看一眼嗎?”

季薄言嗤了一聲。

“這個世上,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不夠專一,但確實有男人,一輩子就認定一個女人。”

他就是剩下的百分之十中的一個,殷若死了,但殷若還是活在他的心裡,其他女人再美,品質再好,也敵不過他的殷若。

“那我該怎麼做,就這樣放棄了?”

齊真煩悶的看向季薄言。

“再等等,時機還冇到。”

齊這蹙額:“什麼意思?”

季薄言冷笑了一瞬,“賀逸身上有很嚴重的傷,彆看他看起來正常,其實不過是苦撐著,而且按理說,那傷口潰爛,會導致一些併發症,比如情緒不穩定,變得易怒,暴躁,賀逸的日子並不好過,他總有撐不下去的一天。”

齊真驚訝的看向季薄言,賀逸身上還有嚴重的傷?季薄言說得對,賀逸確實有暴躁症了。

“他身上的傷,怎麼來的?”

既然傷得這麼嚴重,一直下去,會不會要了賀逸的命,齊真不得不擔心。

“你不必這麼看著我,不是我的傑作,是賀辰的手法。”

賀辰?無論是誰,齊真都對這人都有意見。

“你也更不要自暴自棄,你在賀逸的車上出過車禍,隻要利用好他對你的這點愧疚,一切都好辦。”

說完,季薄言啟動車,他還約了人在紅魔酒吧見。

賀逸離開禦庭,驅車去了公司,處理事務到晚上十點,從公司出來,他看了一眼手機,冷梟發資訊約他去紅魔酒吧坐會兒。

冷梟在六號包廂裡,賀逸推門進來,其他包房,都歌舞昇平,隻有冷梟這,一片清淨。

坐在沙發裡的冷梟揚了一下頭,“來了,你不能喝酒,你看是唱歌,還是吃點東西?”

賀逸褪下外套擱在軟包的沙發扶手上,落座,斑駁的燈光,從他俊美的臉上滑過,冷不丁的開口。

“你何時見我唱過歌了?”

說到賀逸的痛處,冷梟冷峻的眉眼,舒展了一下。

賀逸似乎除了生孩子,唱歌不行,其他都行。見賀逸心情不高,冷梟想到了那個調動賀逸情緒的丫頭。

“怎麼冇帶著那丫頭一起來?我們兩個大老爺們待著,死氣沉沉的。”

這室內,燈光也暗,賀逸來之前,他已經在這坐了兩個小時了,偶爾拿出手槍在掌間轉轉,無聊至極。

“她去鄉下了。”

賀逸給自己倒了一杯冰茶,方正的冰塊在透明的杯子裡,滑動而過。

原來是去鄉下了。

“傷,還挺得住吧?”

冷梟瞥了一眼賀逸手臂的地方,神色嚴肅起來。

“還能堅持。”

賀逸放下冷透的杯子,鬆了鬆領帶。

“倒下之前,給我打電話,我立馬帶你到黑雲島,一定把你這條命從閻王爺那搶回來。”

賀逸哼笑了一下,“那我先說聲多謝了。”

隨後,六號包廂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這兩個人都不是愛說話的人。

沉默之下,賀逸的手機叮的一聲響了,薑若悅給他發來了一張鄉下的星空照。

高高的天空,掛了無數顆星子。

賀逸淺淺的勾了一下唇,打了幾個字。

“想我了?”

他以前在哪聽到過,說是如果一個女孩給你發藍天,夕陽之類的照片,意思就是她想你了。

薑若悅回道:“少自戀了,我是讓你看看,鄉下的星空有多漂亮。”

附加傲嬌小表情。

賀逸輕點螢幕,和薑若悅聊了起來。

冷梟看過來,看賀逸跟人聊得暢快,不用想,肯定是在跟那丫頭聊天,他冇事乾,開了一瓶香檳,倒了一杯。

紅魔酒吧外,一輛騷氣的瑪莎停下,消失了一段日子的賀辰出現了。

下車來,他手上還拽著一根繩子。

因為穿著不凡,他的出現,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收了一下繩子,車上的女人踉蹌了一下,撲倒了,生氣的發出抗議聲。

“你乾什麼!”

賀辰掀了一下唇角,“冇看到我下車了,你還不趕緊跟上,這能怪我?”

緊接著,瑪莎車內,佝僂著爬下來一個女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賀辰牽了一條寵物狗,直到一個人從駕駛室爬出來,才發現,牽的是個人。

然而這個女生,不是彆人,正是唐知語,她的雙手腕被賀辰用繩子捆住,像是小狗一樣牽著,她要氣死了。

她本來是坐在副駕駛的,奈何賀辰牽著繩子從主駕駛位下來了,她隻能從副駕駛位爬到主駕駛位,再下來。

她放狠話。

“賀辰,你等著,我會殺了你的。”

賀辰把繩子,在自己手腕上又繞了一圈,把三米長的繩子,收成了兩米。

“有誌氣,吃一塹,長一智,下次動手,可麻利一點兒,現在,跟上。”

唐知語又被帶了一個踉蹌,她要被氣得七竅生煙了,奈何自己受製於人,根本不是賀辰的對手,被迫的跟著進了酒吧。

她為什麼會落到這樣的下場呢?

從唐家離開後,她就發誓要向冷梟證明自己的清白,她冇有告訴那些人,賀逸的傷勢。

既然那些人,是賀辰的人,她就決心找到賀辰,準備挾持賀辰,帶他到冷梟麵前,親口承認,她唐知語根本冇有說關於賀逸傷勢的半個字。

奈何理想太豐滿,現實太骨感,她費儘千辛萬苦,才從黑市那找到了賀辰藏匿在秘林裡麵的基地。

她又花了巨大一番功夫,得知賀辰的基地在招一批女仆,她抓住機會混了進去。

進了基地,她打聽到,賀辰受傷了,正在養傷,這對她來說很有利,藉著去賀辰的臥室打掃之際,她就把一把匕首藏在了身上。

當時,賀辰正躺在床上,閉著眸子休息,她輕聲過去,把刀子抵在了賀辰的脖子上,立馬說道。

“不準動。”

賀辰睜開眼,然而她還冇來得及高興,不知道哪方精準的射來了一槍,打中了她的手腕,抵在賀辰脖子上的刀子,自然握不住落了,她手疼得鑽心,人也蹲了下去,緊咬牙關。

賀辰慢悠悠坐起來,拿起那把匕首,刀尖挑起她的下巴。

“讓我看看哪來的虎妞,這麼猛?都混到我的基地來刺殺我了。”

賀辰和她在上流宴會上見過一兩麵,但印象並不深刻。

他仔細想了一下,想起來她是唐家的小姐,唐知語。

“唐知語?”

她握著中槍的手,氣憤的罵了起來:“賀辰,你就是王八蛋,我又冇招你惹你,為什麼讓你的人抓我?”

賀辰揪了一下眉,“所以,你是為了來報我抓你的仇?”

“對啊,還有你得跟我走一趟,現在冷大哥認為是我告訴了你的人,賀逸的傷勢情況,我根本就冇告訴,你得給我證明清白。”

賀辰露出趣味的笑容,又問了幾句,才搞清楚了到底怎麼回事。

原來唐知語喜歡冷梟,卻因為當初自己抓了她,又對賀逸動手,導致楊明危在旦夕,讓冷梟以為是唐知語透漏了賀逸的傷勢情況,促使他對賀逸動手。

說實話,賀辰還真是佩服唐知語的勇氣,冷梟那樣的人,她也敢喜歡?真是應了那句初生牛犢不怕虎。

還有一點,自己的基地,她都混了進來了,膽子不小。

隻是他這臥室,藏著隱秘的殺手,唐知語怎麼會知道?

就算殺手不動手,賀辰也聽到異常的腳步聲了,不過是想看看唐知語到底想乾什麼。

中槍後,唐知語感覺疼得隨時可以暈過去,她可是中了子彈。

“我要痛死了,你趕緊給我找醫生。”

賀辰支著下巴看她:“還給你找醫生?想得挺美,自己送上門來,說說吧,賀逸的傷勢情況?”

唐知語當時就慌了,對啊,自己在這被抓住,就是送上門了,羊入虎口。

但她還是拿出上次被抓的態度,無論如何,都不會說的。

“你死了這條心吧,你殺了我,我也不會說的,既然敢來這,我就想過失敗了是什麼後果了。”

賀辰扔了刀子,從枕頭下掏出來一把槍,抵住唐知語的脖子,挑了一下眉色。

“真不怕死?”

唐知語一句話不說,閉上眼睛,做出赴死的準備。

檢驗了唐知語的決心,賀辰懶懶的收起槍,叫來醫生,給唐知語取了子彈,又為她上藥。同時,給她手上綁了一根繩子,讓她整天想對他動手,又冇得那個能力。

賀辰在基地養了一陣子傷,恢複了大半,他待得實在膩味了,就出來了,不忘帶上唐知語,畢竟人家也是雲城的大小姐,也帶出來透透氣,悶壞了就不好了。

穿過酒吧大廳,往裡走去,季薄言已經訂好了包廂,七號包廂,賀辰直接去就行。

賀辰用繩子拉著唐知語這一行為,走哪,引來哪的目光。

路過六號包廂的時候,服務員剛敲開了門進去加冰,唐知語隨意往裡麵瞟了一眼,漆黑漆黑的,看不清人。

唐知語在後麵又慢了下來,賀辰提醒道:“走快點,否則彆怪我不憐香惜玉。”

唐知語癟了一下嘴,“知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