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縫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無縫小說 > 都市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678章 不是我做的

賀逸的代嫁妻 第678章 不是我做的

作者:薑若悅賀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2 18:35:01 來源:筆趣閣API

-

薑若悅返回平房檢視,裡麵已經空了,賀震天和張傳都不見了人影。

她愣怔,預感就很不好,他們人去哪了?

難不成張傳把賀震天帶走了?

還是被那批殺手找到了?

她又出了平房,冒著風雨去周遭找了一圈,發現還是冇有人影。

風雨太大,薑若悅也體力不支,返回平房,疲憊的身子,再也支撐不住,倒地暈了過去。

後來,風雨入夜,有人來了,把她抱了起來,帶離了這。

……

季薄言這,他的手下撲了一個空回來,一一的稟報。

“老大,賀震天被賀逸先一步找到了,送到了醫院裡,嚴密把守著,我們現在不好動手了。”

季薄言斂眸,張傳自殺前發來的訊息,他收到了。

ps://vpka

現在賀震天就算冇死,也已經重傷了,就算送到醫院,也管不了多久了。

主要是賀逸,這次冇抓住機會,致他於死地,很可惜。

“老大,我們再回凹穀找薑若悅,她人就不見了。”

有人說:“薑若悅也許被水沖走了?”

手下見季薄言陡然握住了沙發扶手。

“老大?”

季薄言抿住了薄唇,眼神也眯了一瞬:“不可能被水沖走了,繼續找。”

“是。”

手下正要退下去,季薄言又叫住了人:“是誰出的這招,讓她站在巨石中央的?”

手下感覺季薄言的麵色,很難看,似乎隱忍著一股憤怒。

手下的心立馬提高了一截。

“是小羅,但應允的人是我,老大,對不起,我們不該把她放到巨石中央,應該立刻把她帶回來,你處置的。”

季薄言冇發話,手下膽顫道。

“老大,你要責罰,就責罰吧。”

手下認為,季薄言現在壓抑著一股憤怒,是因為他們冇把薑若悅帶回來。

導致他們老大,失去了一張對付賀逸的牌了。

薑若悅是賀逸的心尖人,薑若悅就是他們老大,對付賀逸的王牌。

季薄言忍了一瞬,並冇有責罰他。

“下去吧,繼續打探薑若悅的訊息,她不一定就被水沖走了。”

薑若悅要是死了,他就再也找不到一個像殷若的人了。

……

薑若悅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張鬆軟的大床上,四周也透著溫暖的氣息。

她全身發出的疼,告訴她這不是夢。

她記得自己筋疲力竭暈倒了,後來,什麼都不知道了。

她坐起來,發現胳膊已經包紮好了,吊在了脖子上。

這是哪?

房裡空無一人,她赤腳下地來,走了出去。

隔壁房間,房門虛掩,有人說話,她走了過去。

“少主,恕我無理,少夫人害了島主,罪不可恕,你實在不該再對她好了,而是應該為島主報仇。”

“島主在地上寫了一個薑字,這個指向性很清楚。”

薑若悅在門口聽得身子抖了一下,她害了賀震天?

“許義,這事還有很多的疑點。”這是賀逸冷漠的嗓音。

“少主,這事還能有什麼疑點?島主都指明瞭是薑若悅乾的,你不應該再猶豫了。”

賀逸拔高了音調。

“你太多嘴了。”

薑若悅聽得心驚膽戰的,一不小心,就把門打開了。

門哐噹一聲,在牆上彈開。

薑若悅就站在門口,訝異道。

“賀震天,他怎麼了?”

許義看到薑若悅,第一反應,還有點心虛,但很快,心虛化為憤怒。

“嗬,你少裝了,島主被你砸傷了腦袋,此刻危在旦夕,醫生說他隨時可能死掉,而且最多,也隻有半年的受命了。”

賀震天隻能活半年了,薑若悅心裡頓時咯噔一聲,內心也生起了複雜的情緒。

這次若不是賀震天,她就死在張傳的槍下了。

“不是我做的,是張傳,我走的時候,張傳正和他扭打在一起,他年事已高,不是張傳的對手,他的傷是張傳做的。”

許義氣道:“島主跟張傳扭打在一起,這怎麼可能?”

賀逸也看著薑若悅,眼神裡閃過一絲疑惑。

薑若悅一五一十的說。

“因為張傳是季薄言的眼線,我們逃到平房,他就露出了真麵目,他做這一切,是因為張亮是他的哥哥,張傳是為了給張亮報仇,還有,殺手之所以能進入彆墅,也是因為張傳在中午的牛肉丸子湯裡,加了**,門口的守衛吃了飯菜被迷暈了。”

薑若悅萬萬想不到,自己曆經生死回來了,竟然成了殺害賀震天和張傳的凶手了。

莫明一口大鍋罩在她腦袋上來了,萬般沉重。

薑若悅說完,許義還是不信,他想不通要是張傳做的,張傳為什麼還要自殺。

“可事實勝於雄辯,你們三人是一起走的,三人中,如今就剩下你一個人了。”

什麼叫三人中,隻剩下她一個人了,賀震天昏迷了,那張傳呢?

薑若悅揪眉:“張傳死了?”

“你裝什麼不知道,你就是凶手,你這個女人真狡猾,害了他們二人,還在這裝小白。”

許義平日和張傳的關係最好,得知張傳死後,人就很激動,認為一定是薑若悅害了二人,他不能讓自己的兄弟,死的不明不白,要為張傳討個公道。

薑若悅抬手按了按腦門,低聲念著:張傳死了?這怎麼可能,賀震天殺的他嗎,還是張傳害了賀震天之後,自殺了,把這一切嫁禍給她。

薑若悅腦子很亂,又猛的搖了搖頭。

“是我做的話,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奈何了他們二人,這根本就行不通。”

“哼,狐狸精什麼都乾得出來,誰知道你用了什麼妖術,成功做了這一切。”

倏然,賀逸撈起桌上的鋼筆,就扔向了許義。

“滾出去。”

賀逸這次勃然大怒。

“少主,對不起,我多嘴了。”

許義捱了一記鋼筆,立馬弓腰,說完,又趕緊把鋼筆撿起來放回去,再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房裡再次剩下薑若悅和賀逸,一個在門口,一個在書桌後立著。

十米的距離,卻好像隔了一萬米,讓人無法跨越。

“老公,你也不相信我嗎,認為是我做的?”

賀逸撐了一下額:“你先回屋休息。”

薑若悅怔住:“所以,你還是懷疑我?”

“你好好聽我說,當時,張傳手上有槍,他一直衝我開槍,賀震天極力搶奪張傳手上的槍,讓我快走,去找救兵,又讓我保護好賀家的骨肉,我就出來找救兵了,但我運氣很不好,我出來冇找到救兵,反倒碰上了那批殺手,被他們捉住了。”

賀逸陡然抬起了眼皮,但爾後,又鬆懈了下來,想到另外一個問題。

“被殺手抓住了?但我找到你的時候,你在平房裡。”

薑若悅又把殺手抓住她的經過,自己又怎麼被大姐救的,全說了,期待道。

“你現在信了嗎?我百分之百肯定,是張傳害了你爺爺。”

“先回屋休息吧,你身子很弱,站久了不好。”

薑若悅:“……”

她知道自己再說下去,也冇用。

從剛纔的話中,她已經知道了,很多對她不利的點。

首先,地上寫了一個薑字,其次,三人中,隻有她現在還好好活著,活著的人,就是最值得懷疑的人。

再加上,賀震天的傷跟她外婆一樣,也是後腦勺受傷。

致命的是,自己之前就對賀震天意見很大。

換句話說,掌心掌背都是肉,賀逸誰都信,又誰都不信。

薑若悅覺得張傳實在太聰明瞭,也太狠了,為了嫁禍給她,竟然自殺了。

薑若悅無奈離開了。

賀逸落座,點了一根菸,深深的吸了一口,眼眸緊眯了一瞬。

他把薑若悅帶回來,再去醫院的時候,醫生告訴他。

“賀先生,你爺爺的手術做完了,但傷得太重了,送來就奄奄一息了,目前看,情況好的話,最多還能活半年,你們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

這個訊息,太沉重了,賀逸當時就失神了一瞬。

幾次拿出電話,要告訴老夫人這個訊息,他都下不定決心,撥出去。

雖然他對賀震天的意見也很大,但賀震天如今重傷,還隻剩下半年受命了,他感覺腦子捱了一記重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